石家庄股票配资-石家庄期货配资-石家庄股指期货配资 找老范手机/微信/QQ都是 13932993911
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新闻 > 正文

中恒集团销售费22亿占营收64% 日均580万涉利益输

07-09 股市新闻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吴婷
正值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检工作期间,上市药企中恒集团高管却密集离职。
作为此次检查重点之一的销售费用,中恒集团年销售费用高达21.19亿元,同比增长198.45%,占同期营收的64.23%,日均销售费用达580万元,在所有A股医药生物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在第六位。
值得注意的是,净利三连增的背后,其现金流量净额却不增反降,三年下滑43%。
而与之对应的是,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的增加。仅2018年,中信集团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2.16亿元,同比增长86.2%。其中,应收账款达1.9亿元,同比增长77.57%。
为何在核查药企情况之时高管频繁变动,销售费用畸高是否合理,为何公司现金流量净额不增反降?对此,长江商报记者发送采访函至中恒集团,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一个月内高管“大换血”
7月9日,中信集团公告提名梁建生先生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在此之前一个月,中信集团管理层几乎大“换血”。
根据公司公告显示,5月24日,尹琪辞去中恒集团副总经理一职;5月28日,陈海波辞去公司董事一职;6月20日,廖智辞去副总经理一职;6月6日,欧阳静波辞去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专业委员会委员职务。
欧阳静波此前一直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2016年当选中恒集团总经理与副董事长。2018年财报显示,欧阳静波年薪达到432.41万元。对于此次辞职,公告显示系欧阳静波个人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6月3日财政部发布《财政部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联合医保局,随机抽查77家药企。在抽查的77家药企中,并没有中恒集团。但在6月份,中恒集团高管却相继辞职。
为何在核查药企情况之时,高管频繁变动,是否存在公司违规、管理层逃避检查情况?中恒集团回应投资者表示,高管辞职系工作调动和个人原因,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
日均销售费用580万
2018年年报显示,中恒集团销售费用同比大幅增长。数据显示,中恒集团销售费用达21.19亿元,其中市场推广费用20.58亿元,绝大部分销售费用都花在市场推广上。较2017年销售费用4694.19万元同比增长1.98倍,占同期营收的64.24%,占同期营业成本的78.08%。平均下来,中恒集团2018年日均销售费用达580万元。在所有A股医药生物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在第六位。
对于销售费用畸高,市场关于其存在利益输送的质疑,中恒集团解释称,主要是“两票制”政策实施,原来由代理商负责的市场推广工作需要由公司与代理商共同负责推广,因此市场推广费同比大幅增加影响本期销售费用增加。
与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研发投入。2018年中恒集团研发投入合计仅4474.49万元,仅达销售费用的2%。该公司2018年员工总人数为2434人,但研发人员数量只有65人。
中恒集团销售费用是否合理?是否存在重营销轻研发的情况。对此,长江商报发函致电中恒集团,但尚未得到回复。
根据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检工作显示,此次将重点关注费用的真实性、成本的真实性和收入的真实性等多个重点内容,如销售费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真实发生,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等。这将对市场推广费用较高的企业造成较大的压力。
现金流净额三年下滑43%
在中恒集团财报中,也存在利润质量问题。
年报显示,2018年中恒集团营收32.99亿元,较2017年20.48亿元同比增长61.10%;净利润6.13亿元,同比增长1.39%。然而,其扣非净利同比下滑14.8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8.53亿元较2017年同比下滑4.46%,相比2016年14.96亿元的更是下滑42.98%。
从数据上看,2016年-2018年,中恒集团净利润持续增长,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是同比大比例下滑。由此可见,公司净利润可能并没有转化为经营性现金流量。
2016年-2018年,中恒集团盈余现金保障倍数分别为3.06、1.48、1.39。显然近三年里,中恒集团盈余现金保障倍数逐年降低,利润并未以现金方式留下来。
与之对应的是,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的增加。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中信集团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2.16亿元,较期初余额1.16亿元同比增长86.2%。其中,应收账款达1.9亿元,同比增长77.57%。
中恒集团解释,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增加较多的原因主要是两票制的全面推行,药品销售的货款实行分期结算收款影响及客户用银行汇票结算增加影响所致。
与此同时,财报显示,2018年期末中恒集团有1564.97万元坏账准备,其中有761.3万元坏账无法收回,占坏账准备比例的近五成。2018年,计提坏账准备金额为485.27万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正在投资建设的“注射用血栓通产业化项目”存在减值现象。年报显示,该项目预算6.5亿元,工程进度96.1%,但目前因“注射用血栓通产业化项目” 拟生产的药品未获得药监局批文,南宁中恒、肇庆中恒部分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处于闲置状态。
中恒集团管理层认为,相关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存在减值迹象,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可能无法通过使用资产所产生的未来现金流量或处置资产来全部回收。
在资本市场,2015年开始,中恒集团股价开始一路下行,从2015年5月29日最高价10.19元/股,跌至7月5日收盘价3元/股,股价跌幅七成。
中恒集团公告表示,公司股价涨跌受多重因素影响,公司管理层目前致力于做好各项经营工作,希望通过努力经营来保持公司稳定长远地发展。目前公司的市盈率在14左右徘徊,市场估值处于历史低位,与近期上证综指市盈率为13倍相近,低于全球主要股指,市场估值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laicaopan.net/peizi1/14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