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股票配资-石家庄期货配资-石家庄股指期货配资 找老范手机/微信/QQ都是 13932993911
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新闻 > 正文

欢瑞世纪回复深交所问询 核心业务为何“挑战不

07-08 股市新闻
欢瑞世纪(维权)回复深交所问询 核心业务为何“挑战不断”
受政策及市场环境的变化,屯剧严重、发行困难、利润下滑、融资困难正在掣肘影视公司的发展。同时,基于股价和市场的多方面因素,当下金融机构对影视文化类上市公司也多持有保留态度,背后的原因究竟为何
《投资者网》占昕
7月5日晚间,上市公司欢瑞世纪(000892.SZ)就深交所年报问询的回复和对2018年年报披露的补充在网上挂了出来。而按深交所此前函件,公司就所问询的问题需要做出书面说明、及时披露,并在7月5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
此前,《投资者网》一直关注着欢瑞世纪的回复进展。7月2日,在电话中,欢瑞世纪董秘曾向《投资者网》表示,回复出来会第一时间挂网,但7月4日能否出来还不知道。与此同时,除深交所问询的问题外,对《投资者网》有关市值下滑、公司经营、行业环境、未来发展等调研问题,截至7月7日,欢瑞世纪仍未回应。
应收账款越滚越大 市值蒸发近百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借壳上市的2016年,这已是欢瑞世纪第三次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欢瑞世纪目前业务涵盖电视剧投资、制作和发行,艺人经纪等相关业务。作为曾经最活跃的影视娱乐公司之一,2006年成立的欢瑞世纪曾制作出《古剑奇谭》、《宫锁心玉》、《宫锁珠帘》、《青云志》、《大唐荣耀》等多部影响巨大的影视剧,并在巅峰时笼络杨幂、杨洋、李易峰、赵丽颖等一众当红明星艺人资源,但在2016年借壳上市后,其股价却一路下滑。
截至2019年7月5日收盘,欢瑞世纪的最新股价为3.77元,距上市之初高光时期的14元左右的股价,市值蒸发了近百亿元。
根据2018年年报问询函,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结合公司经营模式、结算模式、信用政策、收入确认原则及所处行业监管政策等因素,说明其2018年经营数据异动原因和部分财务细节等,并数次提示补充披露,而当中的多数问题已非第一次出现。
2018年,欢瑞世纪实现营业收入 13.28 亿元,较2017年下滑 15.2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 3.25 亿元,较2017年下滑 23.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6.49 亿元,较2017年下滑 50.05%,已连续两年为负。
深交所在要求说明变动原因和财务细节的同时,欢瑞世纪应收账款的问题再次引起市场关注:截至2018年年末,欢瑞世纪应收账款为23.22亿元,较期初增加35%,占公司报告期营业收入的174.85%,占其资产总额的47.27%,且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回复2017年年报问询时,欢瑞世纪曾称,部分电视台因内部审批流程较长而导致付款进度有所滞后,但不影响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经单项减值测试无需单项计提坏账准备,但2018年的这一情况并未缓解。
以《天下长安》为例,《天下长安》2017年年度为欢瑞世纪贡献营业收入为5.67亿元。但由于该部剧至今未播,其2018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仍高达5.06亿元,而欢瑞世纪按账龄分析法只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对此,公司年审会计师在本次回函中称,公司的坏账计提政策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趋同,但鉴于《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卫视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未播的情况,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情况对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因此,仍无法确定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不过,截至2019年7月5日,公司称应收账款已累计收回了6亿元。
核心IP陆续流失 盈利增长有待加强
欢瑞世纪表示,《天下长安》等电视剧因排播调整导致应收账款回收进度较慢,同时新增电视剧销售未到合同约定收款期,是公司形成应收账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投资者网》调研发现,受政策及市场环境的变化,屯剧严重、发行困难、利润下滑、融资困难正在掣肘影视公司的发展。
“2018年影视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是税收自查自纠,行业过去不规范的现象引发资本担忧,融资困难,资金吃紧,信心不足。二是作品基数大,优秀作品少,行业对收入期望过高导致利润突降而不习惯。” 某资深文化金融人士向《投资者网》表示,基于股价和市场的多方面因素,目前金融机构对影视文化类上市公司还是持有保留态度。
而在内控不住营收、外控不住股价的情况下,欢瑞世纪也显得愈发被动。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显示,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的风险,以及与业绩承诺有关事项的风险迄今仍未完全解除。
不难看出,欢瑞世纪在内容制作和艺人经纪业务两项核心业务上面临的挑战不断。剧目方面,“限古令”的持续导致欢瑞世纪旗下的《听雪楼》、《永乐长安》、《天下长安》等主打古装剧面临全面“积压”。艺人经纪方面,继李易峰3月底合约到期不再续约,欢瑞世纪目前仅剩杨紫和任嘉伦还算有一定的影响力,而经纪业务目前尚无明显突破。
不仅如此,备受关注的还有今年5月26日到期的《盗墓笔记》的版权。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年底,欢瑞世纪对《盗墓笔记》等多部小说及剧本拥有改编权,而2018年电视剧《盗墓笔记2》为上市公司带来营业收入 2.36 亿元。
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详细说明《盗墓笔记》版权到期对上市公司未来经营的影响,以及上市公司的应对措施,并报备公司 2014 年签署的《盗墓笔记》的版权协议;且要求欢瑞世纪梳理并披露对上市公司影响较大的小说及剧本版权的授权内容及授权期限,如存在未来一年内即将到期的版权,详细说明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及上市公司的应对措施。
欢瑞世纪表示,公司自2013年取得《盗墓笔记》版权后,于2015年产生第一笔营业收入。2015年至2018年由《盗墓笔记》改编的影视剧给公司贡献毛利2.05亿,占公司2015年至2018年毛利总额的9.26%,对公司业绩并未构成重大影响。而公司目前储备小说内容题材丰富;同时通过购买剧本版权或与优秀编剧合作进行剧本定制,也加大了内容储备。
对此,多名业内人士向《投资者网》表示,虽然小说版权到期,但已拍剧的版权大概率会留在欢瑞世纪,只是伴随产品多买、后续收益的下滑,盈利的持续性有待观察。
“IP到期肯定会有影响,但不代表有实质性影响,现在IP也是低价,虽然再授权核心IP的费用成本增加,但不代表公司没有再去发掘好IP的能力和实力。”在资深文化娱乐律师、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董媛媛看来,在资方观望的当下,目前欢瑞世纪的当务之急是加强应收账款的管理,尽快调整抗风险的能力,转变经营增长模式,以度过低谷期。(思维财经出品)■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laicaopan.net/peizi1/14347.html